449章 孙继新的盘算(已改,免费)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449章 孙继新的盘算(已改,免费)

两个妹妹的懂事,让步枫心里很欣慰。 不过她们越是这么懂事,这么为自己考虑问题,步枫就越觉得不能让她们受委屈。身为哥哥,保护妹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只有让那些试图欺负她们的家伙认识到欺负她们的后果有多严重,她们才能真正的避免麻烦。无疑孙有才就是只儆猴很有效果的鸡,把它给杀咯,以后其他的猴子就听话了。所以今天的事情不能算,而且还不能简单的算,必须达到能震慑人心的效果。 砸孙家大屋的行为无疑就是一个能够震慑人心的举动,一旦传出去孙有才因为欺负了步雪她们,连在孙家住的地方都被她们的哥哥砸了,那些觉得步家的女流之辈好欺负的跳梁小丑,谁还敢以身试法?谁会觉得自己的家比孙家大屋还牛逼呢?、于是步枫笑了笑,看着两个年级不大,却都是满脸担忧的女孩,不由得伸手亲昵的摸了摸她们的脑袋。“傻丫头,这事你们不用操心。在一边看好戏就成了,孙家大屋又怎么样,他孙家的人敢砸我妹妹的车,就要做好被我砸他们家的准备。他孙有才能赔的起车钱,你哥我就能赔得起房钱!悄悄的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的哥哥我,现在可是身价不菲哦,百亿巨富,怎么样?牛吧!” “牛,太牛了。”步雪敷衍的答道,生活在她这种家庭的孩子,对钱的确没有太大的概念,她们知道在华夏权比钱的威力大的多。 敷衍了下步枫之后,便语重心长的对步枫说道:“哥,你不明白的,有的事情不是钱多就能解决。你砸孙家大屋,不是赔钱能解决的问题啊。” 被一个小萝莉教育,步枫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咋孙家大屋代表了什么意义呢,那就是明摆着打孙家的脸呀,是要承受孙家滔天怒火的。 但步枫这次回京城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找孙家和叶家算账么,打脸这种事情已经算是轻的了,步枫的最终目的是把这两颗苍天大树给砍咯。 步枫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自信满满的说道:“好了,我知道小雪最懂事了。可你哥也不是毛头小子,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既然我敢说出砸他家的话,就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相信你哥一次,好不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步枫的这一番话之后,步雪和步雨两个人的心中似乎产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步枫真的有把握能够砸完孙家大屋之后,再全身而退。 虽然不知道步枫的自信来自哪里,但两个小女生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答了句。“嗯!我们相信你。” “好样的,哥是不会让你俩失望的。走,跟着我进去看戏咯。”步枫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朝孙家大屋走去。 再次推开孙家大屋的大门,客厅里孙继新和孙有才还没有离去,各自在低头思考着什么。听到大门被推开,有人走进来了之后,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看清楚来人的样子之后。异口同声的诧异道:“步枫?” 步枫却依然是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掂量着手里的大活动扳手,走到孙继新的面前,淡淡的问道:“你刚才说孙有才的房间在走廊的最尽头,是左边的最尽头,还是右边的最尽头啊?这个问题还是弄清楚比较合适,砸错了房间可就不好了。” “左边!”孙继新下意识的答了出口,看到步枫手上的大活动扳手。有些惊讶的想到,感情是自己误会步枫了,他根本就不是被自己吓跑了,而是无视自己的存在,回车上取砸房子的工具了。 一时间愤怒和怨恨同时涌上心头,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芒,冷冷的说道:“你是真的要在我孙家大屋砸房子?” “我们又不熟,你以为我有那个闲工夫逗你玩啊?”步枫不在意的挑了挑眉,转身朝着孙有才的房间走去。 孙有才也看待了,自己的房间要是被步枫给砸了的话,传出去还怎么有脸出门?被同一个人羞辱两次,那得多窝囊啊?可他也是见识过了步枫的厉害,知道就算有两个自己绑在一起也不一定能打的过步枫。 只好把希望寄托到跟在孙继新身后的那个地组高手身上,情急之下指着他激动的说道:“你还愣着干嘛?没看到有人要拆房子了嘛?还不快点去教训他!” 地组高手本就对步枫有怨气,被孙有才这么一说,也是身形一闪朝着步枫追了过去。可他还没走两步,就被孙继新给出声拦住了。“你住手,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砸的我孙家大屋。” 孙继新的心中已经考虑过事情的厉害,让步枫把孙有才的房间砸了,会有损孙家的名声。但同时也就有了把步枫干掉的借口,如果步枫仅仅只是打了孙有才,他也顶多只能让人教训下步枫而已,不能要了步枫的命。 但是步枫一旦开始砸孙家大屋了,那就是血的仇恨了,杀人也不为过。房子是一家人的立足之根本,这也就是为什么有很多人能够不要命的对抗强拆的缘故。那个时候自己就算把步枫给杀了,也是理直气壮。 而且只要把步枫给杀了,那他砸孙家大屋给孙家带来的面子损失也全部弥补了。甚至还能将孙家的威望再提升一个层次,步家的唯一男丁因为砸了孙家的房子而被干掉了,传出去多霸气啊? 听了孙继新的命令之后,那本来想阻止步枫的地组高手,不得不返回来。恨恨的看着步枫消失在拐角的身影。 孙继新也紧跟了过去,他要亲眼看着步枫是怎么砸的房子。在他的带领下,客厅中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着孙有才的房间走了过去。 而步枫走到了最尽头的一间房跟前,对着那紧闭的木门抬腿就是一脚。只听到“嘭”的一声过后,实木门就被步枫踢飞了,还把对面墙上的窗户给砸碎了。 这还不算完,步枫走到房间内后,看到东西就砸,手里的大活动扳手挥舞的是虎虎生风。什么电视,电脑,直接给砸成稀巴烂,一些小饰品也是无一幸存,全部粉身碎骨。 砸得差不多了之后,步枫又瞄上了房间中间的床。那张被孙有才誉为很大很软的床,步枫直接走到旁边,双手轻易的就将床垫举过头顶,像投篮一样往天花板砸了过去。 不仅将挂在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给砸了下来,更是将天花板的吊顶给砸出了个大窟窿。而且床垫下坠的时候还正好砸中了床座,将木质的床座都砸的有些松动了。 步枫还不满意,又把电脑桌给搬了过来,狠狠的砸在了床座上,终于将床座给废掉了。 这一通“砸光”政策,看得在门口的孙有才一阵心疼,但家主都发话了不要拦步枫,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握紧拳头,在心里暗暗的诅咒步枫。 而孙继新则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暗自为步枫加油。砸吧,狠狠的砸吧,等你砸完了之后,你也就再没机会活在这世上了!为了我那苦命的有为孩儿,你必须死…… 至于步雪和步雨两姐妹,被步枫的这一通畅快淋漓的破坏行为,将心中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了。跟孙有才一样都捏紧了粉拳,不过她们是因为兴奋而这么做的,孙有才则是因为心痛和愤怒。 步枫将房间里面所有的大件都砸了个稀巴烂之后,停下来仔细的搜寻还有没有幸存者。最后目光锁定到了墙角处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上的一个小柜子上。 径直的朝着那柜子走了过去。 而在门口的孙有才则是像被捏到了痛脚一样不淡定了,也顾不得自己根本不是步枫的对手,挤开挡在他前面的孙继新就要往屋里钻。嘴里更是激动的叫喊着:“不要,放过那个柜子。” 听到孙有才的叫喊,步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总算是找到一个让这家伙心痛的东西了,砸了那么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步枫还觉得不够。毕竟那辆被他撞坏的车,对于步雨来说有别样的意义。 现在有一件能让孙有才在乎到失态的东西摆在了眼前,他又哪里会放过?头也不回的将手里的大活动扳手朝身后甩了过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孙有才想迈腿的地方。冷冷的说道:“这屋正在施工就业,再上前一步,什么东西砸到你脑袋上去了,可就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孙有才显然不是一个有骨气的人,被步枫一句话给震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他知道步枫有能力和胆量把东西砸在他脑袋上。只得不敢的看着步枫一步一步的朝着小柜子走去。 走到柜子边上,步枫将门给打开,发现里面只是静静的放着一个小猪储钱罐。把小猪储钱罐拿了出来,左右的看了看,才一脸鄙夷的说道:“这玩意就是你当宝贝看待的东西?” “是,它对于你来说也许不值一文。但它是我六岁的时候,我生母送给我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求求你别砸它!”孙有才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生怕步枫一个不小心手抖一下,把小猪给砸碎了。 步枫多看了孙有才一眼,发现这混账的心里也不全是脏东西,不过想起他对步雨做的事情,那一丝同情之心便烟消云散了。你妈妈送给你的东西,你就把它当宝贝,人家妈妈送给她的东西,你就能随意破坏?你算个什么玩意? 于是冷笑道:“你把小雨妈妈留给她的车故意撞坏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我错了,我是混账,我不是人。我跟她道歉,我给她跪下来道歉,好不好,只要你别把小猪砸坏了。”孙有才用央求的眼神看着步枫。 孙有才在孙家没人看的起,更是没有什么知心朋友。他有什么委屈和烦心事,都是在没人的时候对小猪倾诉,潜移默化中他已经把这小猪当成了他最重要的好朋友了。 孙继新看不惯孙有才这幅软骨虫的样子,愤怒的骂道:“混账,我孙家的男儿,岂是能随便跟人下跪的!” 步枫也乐得见狗咬狗一嘴毛的场面,淡淡的说道:“这个小猪其实也挺可爱的,我倒也是有点不忍心砸碎它。不如这样,你表现出点诚意让我看看,说不定我心情一好,把它原样归还给你也不是没可能。” 孙有才当然明白步枫是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下就要对着步雨下跪道歉。 孙继新那个叫气啊,这混账满脑子男盗女娼,竟然甘心为一个储钱罐下跪磕头道歉。而且还是对孙家的仇人步家人下跪,立即出声阻止:“孙有才,别忘了你是孙家的人,你要是做出有损孙家颜面的事情,从今以后你就给我从孙家滚出去。” 孙继新到底是老狐狸,一下子就找准了孙有才的软肋。赶出孙家对于孙有才这样的寄生虫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面对威胁,孙有才果然为难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