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章 砸你屋(已改,免费)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448章 砸你屋(已改,免费)

现在是大白天,对于孙有才这样的二世祖来说,是睡觉的好时机。因为只有白天休息好了,才能有体力去应付晚上的放纵。 其实如果有给他选择的余地,他更加愿意搬出去住,那样他能活得更加逍遥自在。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回家和出门的时候,都好像做贼那样提心吊胆。生怕被家里的哪个长辈撞见,挨骂受罚。 他在孙家的地位并不高,就属于那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无关紧要角色。他的父母在孙家也不算出众,一般的厅级干部而已。即使住在孙家大院里,也只能住在偏远的厢房,这就是屁股决定待遇。 好在孙家的每个子弟都会有一笔为数不少的成长基金,而且每个月都能领到零花钱,再加上平时借着孙家的威名去帮人办个力所能及的事,能收一部分辛苦费。让他的生活也算是过的比较富足,至少也能算的上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他还在美梦中的时候,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迷迷糊糊的起床把门打开了,发现敲门的人竟然是孙家的管家。 这个管家可谓是家主和老爷子身边的红人,在孙家也算是有挺高的地位,就连孙有才的父母对他也得礼遇有加。平日里对于孙有才这样没未来的败家子很是看不起,今天有怎么会亲自来敲自己的房门呢? 孙有才立即就想到了管家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睡意也顿时消散,用手胡乱的抓顺了下自己的头发,有些忐忑的问道:“管家,你是来找我的吗?” 虽然心里很看不起孙有才这样的败家子,但管家的表面功夫还是做的不错。“有才少爷,不是我找你,是家主找你,就在客厅等着你呢,赶紧收拾下跟我走吧。” 听了这话,孙有才的心中更是打起了鼓。家主找自己?难不成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家主那种日理万机的大人物,如果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找自己的。 而且他也算是有自知之明,自己有多少斤两自己最清楚。关于自己的重要事情,绝对不可能是好事,因为自己根本就没那个能力和那个心去做让家主都感觉到重要的好事。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自己惹了什么大祸,让家主觉得生气,叫自己过去算账呢。可细一想,最近自己挺低调的,并没有惹出什么滔天大祸来呀?于是试探性的问道:“管家,家主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最近我也没惹什么祸啊。” 管家心中又狠狠的鄙视了一把孙有才,不学无术惹是生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惹了大祸竟然还不知道,这就是智商问题了。他只想快点把家主交代的事情办好,也懒得跟孙有才废话。 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家主的心思又岂是我们这样的下人能揣摩的透,待会见到他了,你自己去问下不就好了吗?你还是赶紧换衣服,跟我走一趟吧,免得家主等得着急。” 撞了一鼻子灰后,孙有才赶紧回屋换好衣服。跟管家往客厅走的路上,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家主今天是单独叫我一个人去见他,还是所有第三代的子弟都去啊?” “就你一个。”管家一边加快了步伐,一边淡淡的回答。 这个结果让孙有才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如果是叫孙家所有的第三代子弟去见家主的话,那就没什么大事,说不定还是召集大伙开会,提升福利也有可能。 但单独叫自己一个人去的话,麻烦就大了!能值得让家主亲自过问的麻烦,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孙有才最担心的就是会被孙家给赶出去,要知道他这样的毫无前途可言的二世祖,对于孙家来说绝对是可有可无的。 孙家少了他孙有才不仅不会有任何损失,反而能省不小的开销和减少许多麻烦。但他孙有才离开了孙家,可就真正是一无是处了。仗着孙家的金字招牌,他在四九城里的人多多少少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如果没有孙家罩着的话,光是那些被他欺负过的公子哥和仇人,就能让他过的生不如死。 孙有才一边暗暗的祈祷着被赶出家门的悲剧不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一边紧跟着管家的步伐。走到客厅,看到步枫他们三人之后,孙有才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里的那颗压得他都有些透不过去来的石头也放松了。 原来是被自己把车撞坏的步家小妞上门来找麻烦了,而且还是带着自己的仇人步枫来找的麻烦。步家和孙家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且自己的堂哥,也就是家主的亲儿子孙有为就是间接被步枫弄死的。 所以说步枫不仅仅是自己的仇人,更是家主乃至整个孙家的仇人。这样一来家主肯定不会为难自己,况且自己也只是把步家小妞的车子撞坏,说了几句调戏的话而已,并没有给她们造成多大的实际性损失,肯定谈不上生死仇敌的地步。 说不定自己还会因为这事,受到家主的赏识呢,毕竟他可比自己更恨步枫。没有步枫的话,他也不用经历丧子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也不会发生。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知道今天的事情家主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孙有才,表现得异常强势。“步枫,谁让你来这里的?” 吼完还悄悄的观察了下家主的神色,发现家主不仅没有生气,反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斗志更加轩昂了。 孙继新当然很满意了,孙有才越是嚣张,越是激怒步枫,就越有可能让步枫失去理智的动手。自己则就能趁机收拾步枫了,现在的孙有才在他眼里,有着从所未有的可爱。 这孩子太懂事了…… 不过身为家主,还是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象征性的充当和事老的角色。“有才,别激动,有什么话坐下来说。步枫说今天来找你算账的,是不是你有什么地方惹了他啊?” 孙有才听的出来孙继新的话不仅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反倒像是在给自己捧哏。立刻识相的顺着杆子往上爬。“找我算账?他脑子有毛病吧,来我们孙家找孙家子弟算账,当我们孙家没人吗?” 步枫看了一眼如同跳梁小丑一般的孙有才,淡淡的说道:“你们孙家有没有人跟我没关系,我只想知道是不是你把我妹妹的车给故意撞坏了?” 心里有底的孙有才,将纨绔气质发挥到了极致,不屑的说道:“撞坏了车,又不是撞坏了她的人!该赔多少钱,等警方统计出来了价格,我扔给你就是了。不就是一辆老掉牙的破桑塔纳嘛,少爷我还撞的起。” “很好,我欣赏你的勇气,很财大气粗的感觉嘛。”步枫点了点头,正色道:“我也不为难你,带我去你的房间,我把你住的地方也砸掉,这事就算完了,你看怎么样?” 不等孙有才说话,孙继新就按耐不住的质问出声:“你是说要砸孙家大屋的房间?” 步枫摊手笑道:“你可以这么理解,砸他的房间而已,又不是砸他的人。该赔多少钱,咱们也可以等警方统计出来价格,我扔给你们就是了嘛。你还别说,我现在啥都缺,就是不缺钱!” “好,孙有才的房间就在这个走廊的尽头,你有本事就去砸一个给我看看!别忘了这里孙家大屋,做事之前考虑下后果。”孙继新表现的极其愤怒,语气中充满了威胁。 虽然他很希望步枫失去理智对孙有才动手,但并不希望步枫把他房间给砸了。因为动手打人丢的是孙有才一个人的脸,动手砸屋丢的却是整个孙家的脸。身为孙家家主,捍卫孙家荣誉的心理还是有的。 步枫没有多说话,只是转身朝屋外走了过去。 看着步枫的背影,孙继新的心里很矛盾。步枫就这么离开了,虽然把孙家的面子给保住了。但他没有动手打孙有才,也就让自己找不到借口对他动手。这种眼睁睁的看着仇人离开,却不能对他采取行动的感觉,让他非常的不爽。 步雪和步雨心情也是很复杂,虽然步枫这样雷声大雨点小的行为让她们心里隐约有些失落。但她们也是知道轻重的人,明白砸孙家大屋代表了什么含义,她们还是不希望步枫为了她们的一点小事,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于是也不声不响的起身往外走,孙有才见到这副场景,还以为是孙家的霸气镇住了步枫他们。死性不改的对着两女说道:“两位小妹妹,既然来了,不如跟着我去参观下我的房间吧。你们的哥哥不中用,不敢砸我的房间,但是我可以给你们机会,让你们去睡我的房间,我的床很大,很软的哦。” 两女都厌恶的瞪了脸上带着猥琐笑容的孙有才一眼,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所有人都以为一场闹剧就此剧终了,大家心情各不相同。孙继新感觉到遗憾,没能找到机会收拾步枫这个杀子仇人,他恨得牙痒。 孙有才则是兴奋,今天的事情虽然不能完全消除他在订婚宴上被步枫捣乱所带来的耻辱。却也算是扳回一城,欺负了步家的两个女人,又让步枫屁都不敢放一个就灰溜溜的走了,这种事情传出去可是很光荣的。 步雨和步雪则是把头低的很低,她们虽然能够理解步枫的行为,但失落和尴尬却是避免不了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步枫在两女心目中的形象绝对不会再像从前那般的光辉伟大。当然他永远会是自己的哥哥,这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天性所致,并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就能磨灭掉。 怀着失落心情很复杂的走出孙家大门的步雪两女,没走几步却遇上了往屋里走的步枫。对于两女的表现,步枫有些不解,不由得疑惑的问道:“小雨,小雪,你们两个是怎么了?事情还没解决完,出来干什么?” 两女同时抬起头,发现一脸迷茫的步枫,手里还拿着一个修车用的超大号活动扳手。步雪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神情有些怪异的问道:“哥,你不是走了嘛,怎么又回来了?事情还没解决完么?你拿着个扳手做什么啊!” 步枫此时也是看出了两女失落的原因,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出来取扳手啊,总不能让我用拳头去砸那鸟人的房间吧。我这还没动手的,怎么就算解决完了?你们该不会以为我被那个什么孙继新给吓跑了吧?” “额,哥,你还真打算去砸孙继新的房间啊?”步雪很高兴,至少步枫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敢说敢做的真男人,说砸人家屋子,就马上去取扳手。 不过高兴的同时,也有些担忧。忍不住劝阻道:“哥,我看着事就算了吧。孙继新说的对,这里是孙家大屋,不是能乱来的地方。咱们犯不着为了一个孙有才,而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其实我跟小雨姐看到你这份帮我们出气的心,就已经很高兴了,小雨姐,你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哥,那车咱们找最好的师傅去修,应该能恢复原样的,这事就算了吧。”步雨也连忙点头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