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有人要见你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第六十章 有人要见你

个把小时之后,黛儿的小肚子已经涨得圆鼓鼓的了,一份全家桶也只下鸡骨头之类的东西在了。步枫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小丫头怎么就那么能吃呢,还是这洋快餐压根就是夸大其辞,包装大内容少? 抱着吃饱了的黛儿步枫感觉重了不少,当然或许这是心理作用的原因,几十斤的重量对于现在的步枫来说是小菜一碟。 回小区的时候经过大门,发现自己物业公司的安保人员还真不是一般的敬业。以前的保安白天都缩在保安室里不出来,形象面子工程都不在乎,更不要说是大晚上的出来吹凉风了。 可安心物业的四个值班的安保人员,保安亭里坐着两个观察监控录像,外面还笔直的站着两个。特种兵出身的他们,光站在那都给人一种安全感。经过的业主们无一不发自内心的开心,这些有钱人一向高傲,但是经过门岗的时候都纷纷的和他们热情的打招呼。 安保人员也是以标准的军礼回应,那些业主们无一不竖起大拇指称赞他们的敬业态度。步枫甚至还看到有几个好心的业主结伴上前去跟他们说:“小伙子,你们站在这里也挺累的,我们这也不是什么危险地带,你们随意就好啊。你们就算是搬条凳子坐在这,我们心里也有安全感啊。” 可那安保人员却郑重的答道:“谢谢,不必了。我们的职责就是保证大家的安全,所以不能够有丝毫的松懈。” 业主们见劝不动,便也只好无奈的摇着头离开了。虽然他们摇着头,但是心里却是非常的开心,非常的欣赏安保人员的工作态度。这年头有能力的人不少,讲究的就是这个态度问题。只要态度好,能力差点都能接受,何况这群安保人员一个个状若虎狼,一看就知道不是花架子。 业主们的高评价以及安保人员的敬业态度,看在步枫眼里喜在他的心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搞事业,能够有这么一帮子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支持,步枫似乎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步枫带着笑容走到一个安保人员的旁边,伸手拦住了他准备敬礼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欣赏的说道:“兄弟,好好干。明天我让薛总给大家加工资,每个人的工资都加百分之五十上去。” 创业初期最需要的就是得人心,内部稳定团结了才会有发展。步枫对钱的态度一向没什么太大的观念,况且他开的是物业公司,从某种意义上算是一个无本买卖了。最多只是让自己少赚一点罢了,赔本这个问题倒是不用担心。 况且步枫也并非没有野心的人,说不定在这个小区做出名了之后,会有第二个小区,第三个小区慕名而来请自己去管理他们小区的物业呢?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以前,步枫也不会相信天上能掉这种馅饼。可自从发生了自己住的小区上千人请自己去管理物业之后,步枫彻底相信了只要是金子在啥地方都能发光。 如果说是某个业主上来搭讪,表扬下他们的工作态度,跟自己讲会去帮忙和老总说给自己加工资。这些安保人员肯定不会放在心上,毕竟客套话谁不会说?但是提出这个条件的人是步枫,是他们的老板,那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不过和步枫想象中安保人员听到加百分之五十工资之后兴高采烈的样子不同的是,这几个安保人员脸上都表现出了快被辞退的时候才会有的诚惶诚恐。那个距离步枫最近的安保人员连忙带着几分焦急对着步枫说道:“步总,您给我们的工资已经很高了,不需要再加工资了,我们所做的工作不值那个价。” 月薪上万的普通保安,在整个收入水平极高的龙京只怕也就只有安心物业这一家了。步枫这个老板一开口就是大方的要加百分之五十的工资,那也就是一千五一个月。这比那些坐办公室的白领工资都要高了,所以这些会感恩会知足常乐的安保人员是真心的觉得不安。 “不!你们值,你们无价。”步枫摆了摆手认真的说道:“你们都是最值得尊敬,最可爱的人。因为你们的青春献给了我们的祖国,用你们的青春捍卫了我们的领地。是我们欠你们的,欠一声久违的谢谢。现在我补上这一句,真诚的跟你们说声谢谢。” 当步枫认真的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全场所有的人,甚至连一直不安分的小黛儿,都被这气氛给感染的安静了下来。 步枫的这一句话的意思他们都懂,说的是他们辉煌的青春献给了军营和祖国,说的是他们是最可爱的人。也正是这一句浅显易懂的话,让他们的心里充满了感动,曾经流血不流泪的兵哥哥们湿润的眼眶。 是啊,的确是自己的青春捍卫了祖国的尊严,可退役几年之后,谁又会提起这个茬呢?悲催的是由于人生最辉煌的那段时光献给了部队,除了锻造出了一幅结实健康的体魄,不错的身手,以及良好的生活习惯之外,貌似没有别的什么了。 退役后最理想的职业就是每个月拿个两三千块的保安,不然的话坚强的体魄和良好的身体在和谐社会的今天用来干嘛?打架?哥们,别逗了,那是犯法的。 就连他们自己都被这生活压力给弄的自卑起来了,今天步枫的一番话唤醒了他们身体的热血和灵魂,又怎么能够不让他们感动呢? 他们的要求真的不高,只希望能够得到社会大众的承认罢了,可这个要求却对他们来说却远在天边永远无法企及。 泪水在这四个曾经是特种兵的大男人脸上不住的淌,但是他们的心里却极度的高兴,就仿佛像是带着大红花参军的第一天那样,骄傲自豪。 步枫这句谢谢来的太及时了,在他们的棱角热血即将被磨灭干净的时候又唤醒了应该属于他们的壮志凌云。 兵哥哥们似乎都不太善于用语言表达心中情感,只是对着步枫敬了一个只有在十一大阅兵上才会那么标准出现的军礼。 这一次步枫没有再阻拦,因为他清楚这个军礼的含义。 拍了拍众人的肩膀便默默的走了,而这四个兵哥哥却一直保持这个军礼良久良久。 步枫也许不知道,他的这个小举动能够换来一群可以为他肝脑涂地的人才。士为知己者死是这些兵哥哥们心中唯一的念头。 走远了之后,步枫的心中仍然是非常压抑。黛儿也是个聪明伶俐的主,竟然一路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步枫的面容。 这种压抑一直保持到敲开黛儿家的门,见到刚刚洗完澡只裹着一张浴巾的林梦茹之后才消失。 一只手拿着手帕慵懒的在擦着头发上的水珠一只手打开门的林梦茹,见到步枫之后,下意识变得非常的高兴。可当她顺着步枫的目光找到焦点的时候,脸颊瞬间变得通红,随即便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前,慌乱的说了一声稍等下之后便将门啪的关上了。 直到林梦茹把门给关上了,步枫才真正的回味过来,脑海里又浮现了刚才林梦茹酥,胸半露的样子。那块薄薄的浴巾在林梦茹的38e罩杯面前完全起不到什么遮挡的作用,反倒是平添了几分若隐若现的朦胧美,直看的步枫口干舌燥。 几分钟之后,林梦茹再次打开了门。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一套睡衣,虽然是薄纱的,可跟浴巾带来的震撼相比就差远了。 不过林梦茹脸上的羞红倒是依旧存在,不得不说步枫的心里感到遗憾,可也没有太过表现出来。要知道步枫这可是第一次来林梦茹的家啊,表现的太狼了的话吓到人就不好了。 发生了今天和步枫接吻事件之后,林梦茹这个成熟的女人竟然表现出了初恋般的羞涩。红着脸邀请步枫进去之后,步枫总算是进了林家的大门了。 趁着林梦茹给自己泡茶去的功夫,步枫欣赏了下林梦茹家的装修。算不上是多豪华,却也绝对能称得上是精致了,由此可以看的出来林梦茹绝对是个会过日子的好女人,要知道以她的经济实力弄个小别墅住住完全不算是个事。 会过日子又长得漂亮的林梦茹让步枫越看是越喜欢,林梦茹端过来的极品大红袍都没有品出个什么味道来,光顾着欣赏林梦茹去了。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屋里那漂亮的小挂钟已经指导了十二的位置。林梦茹感觉她这五年来真心的笑容加起来都没有今天晚上和步枫聊天所笑的多。 林梦茹也对步枫有了新的评价,原来这个男人不仅仅只是霸道而已,还如此的幽默,要是一辈子都和这三个小时一样,那该多幸福。 喝完了第八大杯茶,步枫口渴的借口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只好依依不舍的站起来和林梦茹告别。 黛儿这丫头很是愤怒的质问步枫为什么不和她妈妈一起睡。 听到黛儿这么问了之后,步枫心里都咆哮起来了,我也想在这睡啊,可,可有你个高度电灯泡在真的不合适啊! 和你妈妈接个吻交流下感情,你个小丫头片子都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了。要是真和你妈谁在一起了,你不得告诉所有人爸爸和妈妈脱光光在床上打架…… 步枫走了之后,林梦茹心里也很是失落。很快林梦茹便摇头赶走了这些失落,暗道林梦茹啊林梦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随便了,竟然会有这么羞人的想法…… 带着遗憾步枫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从来都不做梦的他,这一夜在梦里和林梦茹缠绵了整晚。 第二天步枫还是被敲门的声音吵醒的,声音极向,而且持续性还极强,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 要知道步枫的这房间的隔音性能极好,有人在客厅说话在房里都听不见,可敲门的声音却把步枫给吵醒了,这音浪可见一斑了。 醒了之后的步枫没有马上去开门,而是找了条干净的内裤换上了。说来也惭愧,都是奔二的人了,竟然还会有遗精的现象,看来昨晚的梦实在是太销魂了。 穿好衣服后,步枫皱着眉头打开了门,连看都没看清楚来人,就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敲,敲,敲你妹啊。你难道不知道门铃这个东西的作用吗?” 步枫怒了,这哪是敲门啊,简直就是拆门了。看到自己那花了几千大洋买来的盼盼安全门上的脚印,步枫打人的心都有了。 当然了,之所以会有打人的心思那是因为他已经看清楚了那个敲门的货是个男人。穿着西装戴副墨镜一张扑克牌的脸,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保镖似的。 见到步枫出来了之后,那保镖冷漠的说道:“请你跟我走一趟,有人要见你。” “你让我跟你走就跟你走啊?你是不是有漂亮的妹妹在家啊?”步枫不爽的说道,任谁大清早的看见这么个瘟神都会觉得晦气。 “妹妹?没有啊,我是独生子女。”那保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在说道独生子女的时候脸上还洋溢着自豪的神色。 步枫看着傻傻的保镖自豪的样子,步枫心里不由得思量着是不是独生子女证高考的时候给这厮加分了呢,值得这么得瑟么? 倒也很好奇究竟是哪尊大神要见自己,也下定决心要去会上一会。最起码的得让他赔自己的门,步枫也知道这保镖是个打工的,也不为难他,直接决定找老板说话。 “前面带路吧。”步枫淡淡说道。 和保镖一起出了大楼之后,发现门口停着一辆奥迪保姆车。 步枫看到这车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牛逼,不仅仅是因为它彻底的改装过,比如玻璃是防弹的,车身是用特殊金属特制的。更是因为那红色耀眼的00000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