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幸福来的太快了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第五十三章 幸福来的太快了

冷霜霜这多变的态度,让陈主任一是时间都摸不着头脑。怎么这个刚才还对自己是一幅不屑态度的警花大人,突然对自己的事情会那么上心? 难不成这个看上去极品冷艳的警花,智商不太高,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有身份的人,是她开罪不起的人? 想到这里,陈主任不由得又一次整理了一番自己的仪表,抬起了他那自以为高傲的头颅,表现出了一幅指点江山的样子来。 不过高傲归高傲,陈主任的心里还是跟明镜似的,清楚的明白现在要干什么。他知道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将步枫这个不给他面子,还将他打得七荤八素的人给抓起来,狠狠的处罚为自己出口气。 至于刚才冷霜霜对自己的不敬,这完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就算是要算账也得等今天的事情过了再去谈。 再说了冷霜霜看上去虽然冷了点,但也是十足的美人儿啊,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和一个美人儿去计较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显然不是智者所为。说不定自己表现出大方一点,会让这冷艳警花看上自己,对自己投怀送抱呢。 掌权的这些年,虽说玩的女人早就突破两位数了,可像面前这个冷艳警花一样的美人儿还真是没玩过。那冰冷的气质,那玲珑剔透的娇躯,那绝美的脸庞,都是显得那么的诱人。能够和她共度一晚春宵,就算让自己少活几年都愿意啊。 陈主任的心里虽然在想着龌龊的问题,但是表面上却表现出了一幅正气凛然的样子,指着步枫打着官腔道:“他刚刚把我们几个打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种目无法纪,当中行凶的人得抓回去严惩。” 原本陈主任以为自己说出了这一番话之后,面前这个已经猜到自己身份的冷艳女警,会对自己表现出一幅谄媚的态度来,暗送秋波什么的,甚至暗地里塞给自己她的名片之类的。 可冷霜霜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了之后,连正眼都没有看过陈主任一下了,只是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转过身去一脸似笑非笑的对着步枫说道:“他说的都是实话吧?是你打的他们吧?” 冷霜霜脸上的那一抹阴谋得逞般的笑容,直让步枫感觉后背毛毛的,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里油然而生。身体也不由得下意识的微微后退一步,也笑着对冷霜霜答道:“可以这么说吧……” “什么叫做可以这么说?事实就是这样,你看看你把我们几个打成什么样子了,这一地的牙齿都是从我们嘴里被你打出来的啊。你竟然还丝毫不觉得惭愧,你竟然还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陈主任越说越气,这事情要是放在二十年前血气方刚的时候,只怕他也早就不管打不打的过,打了之后后果会如何了,早就拿着自己那两百多斤的身板扑上去把步枫暴揍一顿了。 可现在已经将近五十岁,又有了一定社会地位的他,已经没有年少时的勇气了,多了几分顾虑。岁月这把杀猪的刀,不仅刀刀催人老了,更是刀刀将人的锐气给磨灭了。 步枫如今的形象在陈主任的眼里就是一个光脚的流氓,可以说揍你就揍你,甚至还急眼了还能干掉你。而他则是一个身份高贵的穿鞋官员,私底下他自然是不愿意和步枫这个光脚仔去斗了。不过他却能将火气发到这些警察身上,因为在他看来他是处级干部,这些出警的警察们撑死了也就是个小科员,虽然说大家是不同部门的,可官官相通官大一级压死人这道理在哪都是至理。 于是陈主任便对着冷霜霜几人发起彪来了:“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他给我抓起来。你们领导是这么教你们做事的吗?要知道我可是……” 陈主任还准备把自己的身份爆出来给这群小警员点压力的,可还没等他说完,就被冷霜霜愤怒的打断了:“你给我闭嘴,得瑟个什么玩意?你不就是个公务员吗?充其量是个小头目,你就不得了了?就老子天下第一了?你算个什么玩意,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警察说三道四的?我们警察是拿纳税人的工资,不是你的私人保镖。你再唧唧歪歪的话,我马上把你拷回去,告你个妨碍公务。” 冷霜霜的这一番不留情面的话,可比狠狠的打陈主任几巴掌还让他难受。试想一下前一秒还趾高气昂对着被自己看不起的小人物指点江山一般的下,命令,可马上就被这小人物当众不留情面的骂了一通。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啊,可偏偏陈主任除了气得直哆嗦之外,不敢有任何的行动。他可看清楚了,这几个警察的腰上是真的挂着枪的,无意走火他们只是一个报告的事情,自己可就…… 众人都被冷霜霜的这一番犀利的言辞给镇住了,只有步枫一边拍着手掌,一边啧啧称赞道:“好,太好了啊,冷警官,你这番话简直说的太到位了。这些人渣就是拿着我们给的钱来欺负我们,早就应该都抓回去好好审了,看他们吃的那个肥头大耳的样子,我就不信他们的底子会清白。” “对啊,冷警官,把他们都抓回去,好好的查查这些贪官。”其他人也纷纷的表示对步枫提议的赞同。 一时间喊倒的声音此起彼伏,将那几个主任级别的官员脸都吓青了。平日里人们见着了他们这些当官的,哪个不是唯唯诺诺的,什么时候有人敢说要打倒自己,说要查自己清白了? 这种反对自己的声音,如果是放在平时,如果是只有一个人两个人说,这些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子一点都不在意。可今天是几十个人都喊着要查自己等人,而且自己等人出现的地点又是整个龙京市都算是奢侈消费的地方,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自己拿的工资来这消费不了几次就会吃泡面都没钱。 这些事情只要一曝光,那以前自己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不得都捅出来了? 想到这里,陈主任心中悔恨死了,恨自己今天不该来这消费。艳遇没捞着,还捞着了一顿打和一地的把柄。 他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这些人都不会记住自己的样子,希望自己尽早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于是陈局长咽了口口水对着冷霜霜说道:“那个,这位警官同志,今天的这件事情也许是个误会,我看就这么算了吧,我不打算和他计较了,我还有事情,走了。” “等等,谁让你走的?”冷霜霜冷冷的对着陈主任呵斥道,身后的几个警察立即配合的将路给堵住,造成一种此路不通的情况来。 “你这是?我都不打算追究了,你还想干什么?”陈主任不悦的说道,他现在就想着快点离开这个让他如坐针毡的是非之地,可冷霜霜却是一幅不依不饶的样子。 冷霜霜可以说爬到今天的位置,绝大部分的功劳是依靠自己的实力,她背后的家族充其量也只是对她起到保护功劳的作用。她这么聪明的人,自然是嗅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味道。她知道面前这个人一定有问题,抓回去审审说不定还真能发现点什么。 忘记说了,冷霜霜除了对色狼很厌恶之外,就剩下对那些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痛恨了。记得她刚参加工作那一年,就把市里的一个有着实权的常务副市长给拉下马了。 陈主任的表现让冷霜霜更加感觉幸福来得突然了,今天收获着实不少,一个色狼一个贪官,够自己好好的“审理,审理”了,想到这里,冷霜霜不由得歪了歪脖子,将十个手指的指节弄得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嘴角浮起了一抹邪笑,淡淡的对着陈主任说道:“既然你已经报警了,怎么着也得等事情有了结果再走吧。不然滥用警力资源,也是要坐牢的哦。” “你,好吧,那你赶紧把这小子抓起来吧,是他打的我们,快点做完笔录我们还有事情呢。”陈主任无奈的说道,此时的他没有了刚才的注意仪表,甚至还有意无意的将脸藏起来,不让人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那就两个一起抓回去。”冷霜霜玉手一挥,下达了一个命令。 “慢着。”步枫抬手拦住了要烤他的警察,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的拳头碰到你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可你要是冤枉我打你,我就不乐意了。正常人都知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没有说你的脸打我的拳头就已经很不错了,想不到你还想倒打我一耙。” 虽然步枫不介意和这个冷警花多相处下,可去过警局一次的步枫知道那地方不是个男女之间谈情说爱约会的好场所啊。 就在这个时候林梦茹适时的站了出来,对着冷霜霜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位警官,我想你有必要查清楚下事情的真相再做决定。是那边几位想对我动手动脚的,这位先生不忍心看到我一个弱女子受到欺负,所以见义勇为的把我们母女从狼口里救出来了。当然过程中也许有些推搡,但是我希望等我的律师来了之后再跟你去警局立案。” “是啊,是啊,刚才那个大坏人还凶黛儿,非让黛儿喝酒呢。”黛儿也一脸可怜巴巴的说道,那眼泪说下来就下来,她不去当演员真是白瞎了。 “还有这样的事情?”冷霜霜皱着眉头愤怒的说道,如果说林梦茹官方的话语冷霜霜还抱有怀疑的态度,那黛儿天真的童言却打消了冷霜霜的那一丝疑虑。 看着黛儿可怜兮兮的样子,冷霜霜恨不得也冲上去照着陈局长的那张大脸招呼几下,对一个小孩都能下手,真是畜生不如。不过她现在还有一点理智,知道这不是下手的地方,等抓到自己的地盘后再收拾也不迟。 陈主任见状赶忙叫屈道:“警官,你们怎么可以凭他们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了?这三个人是一家三口,他的老婆孩子肯定是帮他说话呀,你可不能冤枉我们这些好人啊。” 在官场混迹了几十年的他,对于这些法律的空子还是研究的很透彻的。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死命的坚持住当原告,再加上身上的伤,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给他们弄个互相作伪证的罪名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