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遇见熟人了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第五十二章 遇见熟人了

狼狈而逃的几人,离开包间没几步,却又倒退回了包间里。 这情形不由得让步枫的心中暗道:“难不成是觉得他们人多势众,就这么被我打跑了没面子,想回来跟自己拼个鱼死网破?” 可是当步枫看清楚那几个人脸上的表情之后,便打消了这种想法。 因为这几人的脸上露出的不是战意,而是惧意,看的出来是因为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才又不得已退回来了。 而且这个可怕的东西要比自己的手段更可怕,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下意识的就退到有自己在的地方来。 比挨自己揍更可怕,难不成是世界末日了,有丧尸出现了?步枫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可笑的想法。 还没等步枫的脑海里出现更加荒诞的画面,从门外就走进来了五个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色风衣再配上一个将半边脸都遮住了的蛤蟆镜,气势倒是十足。不知道为什么,领头的那个女人步枫觉得很眼熟。 看来刚才那陈主任等人被自己打跑了的中年胖子,就是被这五个人给吓退回来的。 想到这里,步枫心中十分的郁闷,感情自己的气势还没有这几个人强,活该被人欺负?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让步枫觉得眼熟的女人,将脸上的蛤蟆镜拿了下来,一脸冷漠的扫视了下四周,严肃的问道:“我们是警察,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是谁报的警。” 看清楚了女人的脸后,步枫才想起来,这不就是上次自己在局子里面遇到的那个冰霜警花冷霜霜吗?怎么今天她没有穿那身更能刺激眼球的警服呢? 不过说实话,冷霜霜的底子摆在这,虽然没有制服诱惑,但是这黑色的风衣也是能够烘托出来她的另一种美的。难怪别人说了,只要是美女,就算是不穿衣服也好看。 步枫也觉得从艺术的角度出发,还是人体艺术最为有影响力,只有用艺术的眼光去看待裸体,人才能够进步。步枫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朝着反三俗的道路前进。 也许是冷霜霜的气场太过强大,在场除了正在以艺术的眼光打量她的身材,脑海里出现各种人体艺术画面的步枫之外,竟然都被她给震得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回答她的问题。 这鸦雀无声的回答并没有让冷霜霜感觉到沾沾自喜,反倒是有些愤怒。今天她带着手下在附近的酒吧里蹲了一晚上了,就是为了要将一个贩卖k仔的火龙帮一网打尽。可让她愤怒的是,这火龙帮的这群混蛋竟然像是闻到了警察气味一样,别说拿k仔出来卖了,甚至是连面都没有出现在酒吧里。 这种情况也让冷霜霜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她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自己带人来收网的事情,只有内部人员才清楚,火龙帮是不可能知晓的。但是从火龙帮突然隐蔽起来的态度来看,一定是自己这内部出现了内鬼。 冷霜霜的性格一向是嫉恶如仇的,她对这种警察内部的蛀虫绝对是极其痛恶的。她也知道有内鬼的帮助,想捣毁火龙帮没那么简单了,必须得先查出究竟谁是内奸。 于是冷霜霜带着愤怒果断的终止了今天的行动,准备打道回府。可就在这个时候,指挥中心却接到报案,说幽兰会所出现了严重的打架斗殴事件,让离的最近的警察尽快赶去处理。 虽然冷霜霜以及她手底下的几个刑警大队的人,这类民事案件他们完全可以不去搭理。可冷霜霜现在非常生气,刚好想找个人来发泄发泄,现在离得不远的地方就有打架斗殴的人,自己上去完全可以活动下手脚。 随后冷霜霜便杀气腾腾的带着几个手下冲了过来,而陈主任几个人刚挨了胖揍,又看到几个气势嚣张就差脸上没有写黑社会三个字的人,他们感觉这几个人比屋里那个刚打了自己的人更可怕,便下意识的又龟缩回了包房里。 冷霜霜见到了众人没有说话,眉头不由得紧紧的蹙在了一起,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带着几分怒意呵斥道:“问你们话呢?” 冷霜霜的突然爆发之后,将步枫的目光也从欣赏中拉了过去,不由得干咳道:“咳咳,那个警花同志,我想这里没有谁报警吧?” 步枫的目光一转移,冷霜霜立即就感觉到那种盯着自己敏感部位看的火辣辣的眼神消失了。顺着声音的地方瞧去,看到步枫的那张脸之后,不由得惊呼出声了:“是你?” 惊讶过后便是狂喜,脱口而出道:“真的是你,总算是又碰到你了。” 冷霜霜看到步枫了之后,之所以会狂喜,是因为上次在警察局的时候,冷霜霜就已经认定了步枫是个大色狼。而色狼落在了她冷警官的手里,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但是上次却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步枫跑了。 虽然步枫跑了,但是冷霜霜的心里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步枫。而是下定了决心,再次看到步枫之后,一定要让这大色狼吃点苦头,让他明白有人民警察的地方是不允许色狼横行的。 今天她本来心情就不好,看到步枫这个一直惦记在心里的“仇人”后,冷霜霜如何能够不喜上眉梢呢。心中也暗自把那平日里当成狗屁一般的满天神佛都感谢了个遍,实在是太人性化了,知道自己心情不好,所以送来个免费的人肉沙包。 冷霜霜是这么想的,可步枫并不清楚啊,他可没有能够看穿别人内心的特异功能。他只能从冷霜霜表现出来的神色判断出一点信息,经过他缜密的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冷霜霜一直很想见到自己。 一个女人很想见到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能够解释的通的也只能是,那一夜在警察局,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自己那独特的气质,帅气的外表,以及深邃的眼神,沧桑的内心,已经将这冷艳的警花给吸引住了,经过那一次她对自己已经是芳心暗许,朝思暮想了。 想到这里,步枫不由得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暗道:“哎,为什么老天爷要把自己生的如此优秀,拥有无穷魅力的自己,以后得吸引多少美女的心啊?可是自己的审美观又太严格了,到时候被自己无情的拒绝之后,得碎多少芳心啊。” 冷霜霜也是愣住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步枫在得知自己认出了他之后,脸上的表情会那么的丰富。时而羞涩,时而兴奋,时而悲天悯人。心中暗道,这厮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吧?还会走内心戏…… 不过应该是个有着变态心理的人,不然知道自己要揍他,为什么不仅没有害怕,反倒是一脸的兴奋。这是典型的受虐狂倾向,通常有受虐狂倾向的人,内心深处都隐藏了些虐待狂的因子。 还在惋惜中的步枫,他还不清楚就这么一个照面的时间,他在冷霜霜的心里得形象,就从一个色狼,变成了一个色狼加受虐狂加虐待狂的死变态了。 这个时候,那个被步枫打得相当“精彩”的陈主任等人,也是回过了神。得知了那几个把自己吓回包间里,自己等人认为是黑社会的人都是警察了之后。他们心中的恐惧顿时一扫而空,就好像是小学生打架之后,见到自己家长来了一样的有底气。 只见陈主任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虽然衣服在挨步枫揍的时候,已经变得又脏又烂了,但是他觉得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人的形象是不能不管不顾的,特别是他们这类干部。 又从内兜里掏出了一把小梳子和一把小镜子,在自己那已经没有几根头发了的头上细致的疏起来,那细心的模样就仿佛是在照顾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 一切都整理好了之后,陈主任才正声道:“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这个报警电话是我打的,我要告这个人打我。你们赶快把他给抓起来。” 虽然冷霜霜绝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步枫给吸引了,可这奇葩陈局长的奇葩行为,还是让冷霜霜觉得一阵的恶心。多年刑警的经验,让她一眼就能够看的出来,面前这几个大腹便便的人不是什么好玩意。 所以这陈主任的官腔听在心情不怎么美丽的冷霜霜耳朵里格外的刺耳,让冷霜霜不由得皱眉道:“该怎么做是我们警察的事情,轮不着你在这指手画脚的。” 面对步枫的拳打脚踢陈主任会害怕,但是他面对这帮警察是一点都不惧啊。见到冷霜霜竟然用如此淡漠的语气和他说话,他当下就不高兴了,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这个同志是怎么回事情?我现在是受害者,你为什么要对我这受害者凶啊?你知道不知道我是可以投诉你的,你是哪个派出所的呀?警号是多少?改天我去和你们领导说道说道。” 陈主任的这番话说的很到位,官腔十足,还改天和他们领导说道说道,这摆明了就是告诉警察们,他不是一般的人,是能够和领导说的上话的,你们最好识相点,不然有苦头吃。 可冷霜霜是什么人?她会被面前这个什么陈主任三言两语给镇住吗?见到有人要投诉自己,更是将手中的警官证往桌上一拍,带着几分霸气和不耐烦,道:“你自己过来看,记清楚了,然后去投诉吧。” 说完之后便看也不看陈主任一眼了,她现在一颗心就想着用个什么借口怎么把步枫给带回去,然后好好的教训一番。这是个让她也感觉到棘手的问题,虽然她是刑警队长,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名不正言不顺的把人抓回去最后不好交代的还是自己。 “你这个同志太过分了,你的思想觉悟太低了,必须得好好的反省反省……”陈主任被冷霜霜的态度给气得语无伦次了,讲平日里训手下的那一套都搬了上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冷霜霜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狂喜的对着陈主任问道:“你刚才说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