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看不透的人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第二十八章 看不透的人

局长亲自为步枫解锁,这绝对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拥有的待遇。 而步枫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主,他知道有苏三金的介入,罗威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于是也邪笑着任由李局长殷勤的解锁,活动了下没有束缚的手腕,感觉轻松了不少。 自从苏三金从苏弱水说出了步枫是她的朋友之后,视线就一直没有从步枫的身上挪开过。 他想看透步枫,想看看步枫接触苏弱水到底是什么目的。要知道自己可就苏弱水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将来所有的财产都是她的,所以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苏弱水的主意。 也因为这个原因,让他对与苏弱水有所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都十分小心翼翼。 可是很快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不是因为他发现了步枫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苏三金四十多年的生活阅历,不仅给他创造了一笔巨大的财富,更是铸就了一双慧眼。就连那些久征商场的老狐狸,他都能够一眼看出个大概来。看年轻人更是是稍微瞟一眼就能知道是什么货色。 可面前这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自己竟然看不透他。他知道自己看不透的人只有两种,第一就是城府极深,第二就是根本没有城府。 第二点自动被苏三金给排除了,所以他认定了步枫这个人城府极深。想到有个这样的人在打自己女儿的主意,苏三金立即就提高了警惕。 而苏弱水就见步枫恢复了自由身,赶忙迎了上去,关切的询问道:“步大哥,你没事吧?” 不知不觉中苏弱水对步枫的感觉,从最开始因为步枫欺骗他而厌恶,转变成了一种不知名的感觉。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反正就是看到他受罪自己心里很难受。 苏弱水的态度让步枫很满意,这个局子总算是没有白进。于是笑着拍了拍苏弱水的小脑袋说道:“没事了,小丫头!快点跟你爸爸回去吧!” 苏三金刚才用警惕的目光注视步枫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苏三金对自己很警惕。联想到苏三金的身份,步枫并没有因为被怀疑而生气。换做他是苏三金,也会这么做。 而苏弱水虽然被步枫拍了脑袋,但是却出奇的没有发飙,反而觉得心里暖暖的。佯装出一幅生气的样子对着步枫说道:“不许打我的脑袋,打笨了你负责啊?” 苏弱水的回答让步枫有些膛目结舌,负责的话步枫倒不是不愿意。可这小丫头年龄也太小了吧,再过个几年的话,自己应该会很愿意负责。 不过苏三金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所以步枫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答话。 可这个时候苏弱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步枫说道:“还有,以后不许叫我小丫头,我再过三个月就成年了!” 似乎是为了表现出自己不小了,苏弱水还故意双手叉着腰,将胸膛微微的挺起。 的确不算小,一个手也许还抓不过来!步枫目测了一下,心中暗道。 步枫的点头在苏弱水看来是像自己妥协,这才满意的对着李局长说道:“李局长,你一定要好好处理这个叫罗威的家伙。警队里有这样的人存在,绝对是为你们抹黑!” “是,苏小姐,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的!”李局长也诚惶诚恐的说道。 见自己的女儿也闹的差不多了,苏三金亲切的说道:“弱水,我们回家吧!” 让步枫意外的是,苏弱水似乎很讨厌她的父亲一样,完全没有父女间的亲昵。不过步枫这个人并不是那么的八卦,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罢了。 “李局长,我们事情的经过,你去调下那里的监控录像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如果需要我协助调查的话,可以随时找我!”步枫淡淡的说道。 虽然有了苏三金的话,这些警察肯定不敢为难自己了。可是步枫觉得自己是清白的,没有必要去欠苏三金的人情。 在出警察局的这一段路,苏弱水始终是和步枫并排走的,离苏三金足有几十米的距离,可见这对父女之间的隔阂有多深了。 一路上两人都是沉默着,苏弱水的嘴角始终挂着笑意,或许是觉得今天的经历很有意思,很刺激! 走在前面的苏三金,小声的对着身后的那个男子说道:“去把想伤害小姐的那几个小虾米给我清除掉!做的干净点,别让小姐发现什么马脚!” 虽然苏三金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步枫却仍旧清楚的听明白了。心中也是掀起了一丝波澜,这苏三金当真是个人物,他嘴里所谓的清除掉,只怕是从这个世界上清楚掉吧。可他说话的那种平淡的语气,就仿佛让人去踩死几只蚂蚁一般的不在意。 步枫和苏弱水两人都极有默契的在后面慢慢的移动,不过从审讯室出警察局的路程终究只是那么一段,十几分钟之后两人也出了门。 门口挺着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房车,拿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一扇敞开的门边,不用想都知道那是在等苏弱水。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戏剧化了。两人一起经历了血案,一起进了局子。 也正式因为这戏剧化的事情,将两个人之间的隔阂给打开了,从厌恶化为不舍。 苏弱水三步一回头的和步枫挥手质疑,而苏三金看着自己女儿的样子,眉头挤成了个川字:“帮我去查查这小子的底细,越清楚越好!” 那个拿着公文包的男子仍旧只是冷着脸点了点头,仿佛他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一样。 直到苏弱水上了车之后,步枫才转身离开。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接近十一点钟了,虽然不确定薛晴有没有睡着,但是步枫还是决定买份宵夜带回去。 步枫等人离开警察局之后,罗威就被李局长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之后,李局长二话不说又赏了罗威几个耳光。 他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外甥很是疼爱,甚至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但是今天他的确是怒了,不仅仅是因为罗威连累了自己,更是替自己这个外甥担心。 摸着火辣辣的脸庞,罗威一脸委屈的对着李局长说道:“舅舅,为什么打我?” “我是打醒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做事还不用一点脑子!”李局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警察不适合你,从明天开始你回去和你父母经商吧!” “舅舅,不要啊!那苏三金不是说不追究了吗?”罗威一脸惊骇的问道。 “你啊你,让舅舅怎么说你才好呢!苏三金那是什么人物,虽然嘴上说不追究了,但是你今天得罪了他的宝贝女儿,你认为你留在警队还能有出头之日吗?”李局长叹了口气说道。 “舅舅,事情真的没有迂回的余地吗?我可是你的亲外甥!”罗威仍然不死心的说道。 李局长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吸了一大口之后才说道:“正因为你是我外甥,这件事情才这么轻易的算了!你还记得你父母让你来警队的目的吗?就是为了让你追求冷霜霜,然后在政界混个一席之地,让你们罗家更上一层楼!可是你已经进来两年多了,不仅没有让冷霜霜喜欢你,反而让她对你极其反感!现在还惹上了苏家这个庞然大物!” 听到李局长这么一解释,罗威似乎也清楚了不少,点了点头之后就回去了。 虽然罗威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心里恨! 他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全是因为苏家,但是他惹不起苏家。所以只能将仇恨都算在了步枫的头上,因为在他看来不是步枫主动挑衅自己,那后面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所以他现在不好过,他也一定要让步枫不好过。想到步枫,罗威的眼眸中闪现了仇恨的光芒。他在心里发誓,不整死步枫誓不为人! 而另外一边,苏三金的劳斯莱斯的房车里。苏三金看着不知在想什么的苏弱水,几次想问点什么,却又没问出口。 终于在一番天人交战之后,苏三金用讨好的语气对着苏弱水问道:“弱水,你和刚才那个年轻人是怎么认识的啊?” 被苏三金打断了自己的遐想,苏弱水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不悦的神色,没好气的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要是真的关心我的话,会把我和妈妈扔在老家十年?会连妈妈临终之前的最后一面都不见?” 苏弱水的这话一出,苏弱水的脸上立即表现的异常痛苦。他又何尝不想和妻子女儿在一起快乐的生活呢,可那时候的自己也是生不由己啊!自己对以过世的妻子的爱,绝对是无人能够替代的。这一点从他单身了七年就可以看的出来。 可就算再爱又能怎么样呢?自己终究是个不负责任的丈夫,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所以对于苏弱水的怨,他从来都是默默的承受着。 苏弱水看到自己父亲痛苦的神情,她的心中也很难受。于是冷淡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在想步大哥是不是为了我的身份才接近我的对吗?” “我告诉你吧,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看钱看的比什么都重。我和他只是在网上认识的,今天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更别说我的身份了!我希望你不要干涉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听到苏弱水这么一说,苏三金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安然的落肚了。苏弱水的电脑技术怎么样,他这个做父亲的是再了解不过的了。于是他面露喜色的说道:“这样就好,弱水,爸爸也是希望你不要被人骗,你别想多了,爸爸是爱你的……” 不过他的表白,苏弱水好像并不感冒。因为苏弱水正闭着眼睛在装睡呢。 苏弱水和罗威所发生的事情,正拿着臭豆腐回家的步枫并不清楚。 打开门之后,步枫发现电视还在演狗血的爱情片,而薛晴则是抱着抱枕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情景让步枫心中感觉到很温馨,因为薛晴向来不喜欢看电视,平时这个时候早就回房睡觉了。之所以在沙发上睡着了,除了在等自己回家,还能有别的解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