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你的温柔我懂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第二十四章 你的温柔我懂

黄毛愣了一下之后,才做出一幅夸张的样子,拍着周围几个手下的肩膀,狂笑道:“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兄弟们,他还敢威胁我们?” 那几个人也是哄然大笑,刘红梅则是脸上浮现出了一幅解恨的神情。将黄毛放在自己胸前的胳臂抱的更紧了。 这刘红梅的表现,让步枫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字——贱! 才被人煽了巴掌,竟然五分钟不到就又和那个打自己的人亲密起来了。看她搂着黄毛胳臂,那种恨不得将黄毛的手直接嫁接到自己胸部的架势,步枫的心中一阵的厌恶。 笑够了之后,黄毛才狠狠的瞪了步枫一眼,嘴角浮现起一抹阴谋的笑意,对着他的几个手下喝到:“哥几个,亮家伙!” 得到了自己老大的命令之后,那几个小混混纷纷从身上掏出了“武器”! 其实说是武器也有点过了,因为他们掏出来的刀,甚至连管制刀具都称不上。只不过是普通的水果刀罢了,这样的武器逃出来吓唬下小学三年级的孩子或许能成功。年龄再稍大点人就会当他们是个笑话了。 可是他们偏偏还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一个小混混竟然拿着那小拇指那么长的小刀,朝着步枫走了几步,将刀子在步枫的眼前晃了晃,一脸恶狠狠的说道:“识相的就快点滚,不然的话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白刀子进红刀子……” “出”字还没说完,就被步枫的的话给打断了:“三!” 话音刚落,那个拿刀子在步枫面前比划的小混混,就感觉自己的右脸一疼,整个人的身体竟然被这一巴掌给打的侧飞了一个圈。就像是电视里面演的那样,整个人来了个侧空翻。 不过他这侧空翻却没有什么姿势优美可言,因为被步枫打了耳光的小混混,他翻的不是三百六十度侧空翻,而是五百四十度的大侧空翻。这也直接导致了他落地的姿势从站立如松,变成了卧地了。 被步枫打翻在地上的那个小混混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黄毛却已经醒悟过来了,指着步枫气愤的说道:“你卑鄙,不是说好了数三个数的吗?为什么偷袭!” 对于黄毛的质问,步枫甚至都懒得理睬,直接进入主题,冷冷的说道:“以后不要再缠着苏弱水了,因为我不确定愤怒的状态下,我会不会让你永远保持他这个姿势!” 在黄毛看来步枫应该是个什么小白领吧,应该算是个文化人,而文化人遇到像自己这样的“武人”通常都是能躲就躲的!毕竟秀才遇到兵,是有理说不清! 但是今天步枫的表现却完全颠覆了过去他对文化人的印象,因为步枫这个文化人竟然比他还横! 在自己的小弟和女人面前,要是自己被像步枫这样的文化人给吓住了的话,自己以后可就真没脸混了,于是黄毛下意识的要对步枫撂狠话:“你……” 可见到还躺在地上呻吟的手下之时,虽然他这边加上他一共还有三个人有战斗力,并且手里还有武器!但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安全感,因为步枫能够一巴掌将人打成这样,绝对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所以下面的狠话他也是说不出口了,那指着步枫的手指收也不是放那也不是,样子尴尬极了。 而苏弱水心里则是从地狱一下子上升到了天堂,本来以为要陪着步枫一起挨揍的呢,可是没有想到不但用不着挨揍,还能教训这群小混混。 刚才她的一颗心还是揪着的呢,担心步枫一个人面对四个小混混,加上对方又有武器,怕步枫会吃亏呢。可意外的是步枫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一巴掌将人打得翻了个翻,这样的场景自己可是只有在电视里才见过的。 步枫不仅打人的姿势帅,丝毫不会将他的残暴一面烘托出来,仿佛就像是跳华尔兹一样的优雅。他刚刚和黄毛说话的时候,那神态,那语气,简直就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酷毙了! 这也直接让苏弱水的那颗情窦初开的小心脏,对步枫有了一丝异样的情怀。都说少女是诗,少妇是湿。苏弱水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对爱情是充满了憧憬的,她们希望能够拥有一份纯真的爱情。 要求并不是要很高,只要那个给自己爱情的人,够帅,够有责任心,够疼自己就好!当然这么多的要求,也就只有苏弱水自己会觉得要求不是很高了。 至于什么是少妇是湿,这个相信大家都懂的…… 就在苏弱水眼睛冒着微微的红桃心看向步枫的时候,被步枫打趴下了的那个小混混,如今也醒悟了过来。他应该是觉得自己接触地边的背部某处有些疼痛,用手一摸,发现背上多出了一个东西,然后把手拿到眼前一看,立即尖叫出声:“有血啊!” 他这一嗓子,也吸引住了其他人的注意力,纷纷都将目光看向了他。黄毛将他扶起来之后,发现他的背上竟然插着他的那把小刀。 刀刃部位已经几乎全部没入到了体内,只留下了一个黑色的胶柄在外面。 原来刚才他被步枫打翻,快要摔到地上的时候,这小混混或许是想用手撑着点,却忘记了自己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所以当他摔到地上的时候,便被水果刀给插了个正着。 刚开始的时候或许是麻木了,又或许是浑身上下都疼,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被刀插到的地方。后来渐渐恢复了一些,一摸就发现自己中刀了。 他们这类人平时也就拿着水果刀吓唬吓唬人,从来都没有动过真格的。一个对别人都不敢下手的人,又如何敢对自己下手呢,所以他下意识的尖叫了起来。 不过好在他带的刀算小,不然的话他的命只怕是都要交代在这了。如今他还能够制造出这么大的噪音来,证明这小子还没什么大碍。 要是这小子真的死了的话,自己只怕是也会惹上麻烦。虽然刀是他自己带的,也是他自己拿着刀的,但是一旦出了人命,事情就不好弄。 看着正在滋滋冒血的小混混,步枫也开始在心里思索起了对策。忽然步枫抬起头发现不远处有一个鹰眼摄像头,那个悬着的心也放松了不少,起码有个证据。 所有人都被妖艳的血液给震惊住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唯独步枫没有慌乱,从容的掏出手机拨了三个按键,冷静的对着电话说道:“110指挥中心吗?我要报案,我在友谊路这遇到几个坏人抢劫,其中有一名劫匪受了很严重的伤,麻烦你们派人过来解决一下!” 黄毛等人好歹也算是混社会的,经过步枫的这一段话之后,也是冷静下来了不少。黄毛恶狠狠的对着步枫说道:“小子,你竟然敢杀人,我看这罪名够你进去蹲个十几年的吧!” “请你注意措辞,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了?先别说他还没有死,就算是他已经死了,那也是他咎由自取。他拿着刀来想要我的命,我只是顺手反抗了一下,最多也就只能是个防卫过当吧?”步枫不屑的说道。 黄毛也是个阴险狡诈之辈,听到步枫的话之后,不怒反笑的说道:“兄弟们,都把刀给我扔了,有多远扔多远!一会警察来了,我们就一口咬定是这小子拿着刀抢劫大军,被大军反抗了之后,恼羞成怒的就想杀大军!” “大哥,这样不好吧?警察那讲究的可是证据啊!”一个小混混将手里的刀扔得远远的,然后一脸担忧的对着黄毛说道。 “证据?刀上没这小子的指纹是因为这小子拿东西包住了刀,这个物证加上我们几个认证,最后再有大军这个受害人的指证,这小子今天算是栽定了!不仅要坐牢,而且说不定还要给我们赔不少钱!”黄毛一脸阴险的说道。 黄毛没说一句话,苏弱水的脸色便要难看一分,等黄毛说完了之后,苏弱水也被气的浑身直哆嗦了,冲着黄毛不顾形象的喊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难道你们就不怕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见到苏弱水这么激动,步枫也不由得回过头去,对着苏弱水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是晚上!” “哈哈!对,现在是晚上!就算法律要制裁,也是要制裁你们这对雌雄大盗的!兄弟们,待会咱们就一口咬定这两人是同伙!”黄毛哈哈大笑道,随即又用猥琐的目光扫视了苏弱水一番,猥琐的说道:“小妞,只要你答应以后做我的女人,我保证这件事情不会把你牵扯进去,你看怎么样?” 苏弱水彻底的怒了,从花坛边捡起了半块板砖,狠狠的往黄毛的头上砸了过去:“我看你妈的头,死人渣!” 黄毛还在为他完美无瑕的计划狂笑,哪里料到苏弱水会来这么一招啊。 所以毫无防备的他,被半块板砖砸了个正着,还带着温热的鲜血立即冒了出来。 本来苏弱水就是个彪悍的女孩,见到这帮人竟然想诬陷步枫,哪里还能忍得住继续淑女下去啊。 打完之后,苏弱水似乎是觉得解气了许多,将板砖仍在了地上,拍了拍双手上的灰尘,嘴里还不忘说句:“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 本来听到黄毛他说出了他那所谓天衣无缝的计划要来诬陷自己,步枫的脸色也没有丝毫的动容。 但是见识到了苏弱水的彪悍行为之后,不由得对苏弱水伸出了个大拇指,啧啧道:“老虎!” 听到步枫的“夸奖”之后,苏弱水马上装出一幅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呃,我其实很温柔的!” “你的温柔,我懂!”步枫也极其认真的说道。 “我是说真的啦!”苏弱水故意提高了几个声调,用来掩饰自己心里的心虚。 就在步枫和苏弱水两人还在就着温柔这个话题探讨的时候,黄毛也醒悟了过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愤怒的吼道:“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说完便也从地上拣起了那块板砖,准备朝着苏弱水扑过去。 就在黄毛骂出了那两个不堪入耳的词之后,步枫的眼神里一丝冷冽的光芒一闪而逝,身体也微微动了一下。 眼看又有人要倒下了,这时旁边传来了阵阵的警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