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上还是走?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第二十一章 上还是走?

在步枫这个外行人看来,一个物业公司的灵魂就在于它的安保工作上面。 如果说连给业主最起码的安全保障都没有,又谈什么去更好的服务业主,去让业主给你交物业管理费呢。 以前负责小区物业的公司,它的败笔就是因为安保工作没有做好。面对一些乱七八糟的恶势力,不仅不敢站出来阻止,甚至还像他们乖乖的妥协了。就是因为他们这样,才彻底的失去了大家对他们的信心,最后联名将他们给撤了。 所以步枫在想成立物业公司的时候,心里就期待着找到自己想找的安保人员。如今出现了李军这么个人物,简直就是步枫心中完美的保安形象。 首先他是特种兵退役的,身体素质一定不错,一般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其次,他是因为看不惯领导的恶习才被开除的,这从侧面说明他是一个不畏强权的人。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退役之后的他在事业上的碰壁,早就将他的心高气傲给磨平了,自己现在给他一份不错的工作,他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去做好。 既然李军说保安人员他可以搞定,步枫也算是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和李军碰了一杯之后便约定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 随后的时间,就变成了众人喝酒打屁的时间了。有好几个女的,给步枫抛来了暗示性的眼神,而步枫却装作没有看到。不是步枫装圣人,也不是步枫傻看不出她们眼神里的意味,而是因为这些女的姿色普遍都一般,让步枫根本就提不起兴趣。 当然这次见面也不全是姿色一般的女人啦,苏弱水就是个极品小萝莉,可奈何这丫头还小,不太适宜现在就下手。况且她现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时不时还用狠狠的眼神瞄一瞄步枫,显然是刚才的事情她还没消气。 不过那些女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见步枫这个最好的装傻充愣,于是便纷纷将目标指向了其他的男性。什么?你说她们太放浪,太随便了?开什么玩笑,大家都这么忙,网友见面哪能不上床啊! 在暧昧的灯光,以及酒精的作用下,很多男男女女就已经搂抱在一起了,偶尔还能够看到在隐蔽的角落里伸手在对方衣服里乱搅的情景。整个包房也就只有步枫李军以及苏弱水等有数的几个人没有陷入情欲当中。 也许是那些男男女女已经增进了不少彼此的了解,忙着去找个地方开房,竟然有人提出了今天到此为止,下次再继续约的建议。此话一出,立即就引起了很多人的附和。 由于苏弱水在事先已经说好了,这一次聚会的所有费用都由她来承担,而且这地方也是她挑选的,所以这买单的活自然是落到了苏弱水的手里了。 不过在服务员拿着单子走进来的时候,是步枫刷的卡,虽然花了三千多块钱,但是步枫却没有觉得有什么心痛的。一则是解决了自己公司保安的这个大问题,二来算是对这些一起在游戏里面厮杀过的兄弟姐妹们的一份心意吧。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今天不管自己是有心还是无心,总的来说是占了苏弱水的便宜,这也算是对她的一点补偿吧。再说了,身为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让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少女买单呢。 可是苏弱水好像并不领情,不但没有笑脸相迎,反而将脸撇到了一边,仿佛是在怪步枫多管闲事一般。 对于苏弱水的这种小女孩脾气,或者公主病,步枫倒是没有多大的反感。因为从苏弱水的穿着打扮不难看出,她是个不缺钱的富家千金。或许她从小就是生长在童话般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水能够像自己那样欺负过她吧。 也罢,反正今天过后,以后就没有什么再见的机会了,想耍脾气就由着她去吧。 李军因为得到了一份期待了很久的工作,想好好的表现下自己的能力,回到家里去将步枫交代下来的任务完成,将自己的那些战友都联系上,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能够安排他们让步枫面试。 而其他互相有勾搭的男男女女,一个个成双成对的搂着腰肢,准备找地方去开房。对于这些事情,步枫也能够理解,抛开对女人素质的要求较高这点不说,从某种层面上来讲,步枫与他们都是一类人,都喜欢用下半身来思考问题。非得说差异的话,就只能说眼光高了些吧。 至于苏弱水,瞪了正在买单的步枫一眼之后,便也嘟着嘴巴离开这个包间了。看的出来,她今天晚上玩的并不是那么开心。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自己今天来总算是没有虚度光阴,能够将保安的事情落实好,对于步枫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了。 服务生还慷慨的给了步枫一张所谓象征身份的vip卡,当然了这卡片只不过是一般的会员卡,和林梦茹给的免费金卡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这充其量只是能打个九点八折罢了,当然他们发卡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有个归属感,下次再来这里消费,再从你的口袋里赚那一张张的血汗钱罢了。 步枫直到最近才明白,为什么百元大钞都是红色的,因为里面掺杂了血和汗。也明白了,小时候老师和大人们都是骗人的,说红领巾是先烈们的鲜血染红的,狗屁,被血染红的只有卫生巾!他很不理解,一个从小就生长在谎言中的人,要如何去教育才能让他成为一个诚实的人? 走出门的时候,步枫就随手将那张vip卡给扔到了垃圾桶里。虽然来的时候已经见识到了大厅里的嘈杂与混乱,可当步枫再次接触到的时候,仍然是抑制不住的皱起了眉头。相比来的时候,现在舞池里的人更加多了,女人们穿的更加的暴露了,微醺的她们尽量用各种行为姿势将她们的魅力展现出来,似乎是在勾引今晚的猎物一般。 或许对于舞池中的人来说,现在才是夜生活真正开始的时候吧。由于步枫的形象不错,自然是吸引了许多混迹夜场的女人们注意。在步枫准备挤出去酒吧的这一路,有不下十个女人故意往步枫的怀里挤,有的甚至大胆的将收伸进了步枫的衣服里,肆意的抚摸步枫的肌肤。 对于这些诱惑,步枫无一不冷着脸无声的拒绝了。步枫不是卫道士,不是那种迂腐到认为第一次必须在洞房花烛夜献给自己妻子的人。也不是这些女人都是凤姐之流,她们当中也不乏有些姿色的人,毕竟如果没有点本钱的话,谁会来这种地方找打击啊。 而是在步枫开来,这些女人们看似洁白细腻的手,其实不知道抚摸过多少男人的身体。那看似性感无比的烈焰红唇,不知道为多少男人的下体服务过。你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人曾经上过无痛人流的手术台,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步枫提不起兴趣来。 好在这些女人们也识趣,见步枫不打算搭理她们,也就没有过多的纠缠下去,毕竟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找个帅哥玩个一夜情的确挺刺激,可找个丑男关了灯,该干的事情也会干完啊,只要第二天起早一点离开就不会被恶心到了。 在费了一番大力气从这“酒池肉林”中挤了出来之后,步枫身心俱是大松了一口气。脑子里还想着,该去哪买宵夜带回去给薛晴吃呢。总不能从这买几瓶酒回去吧,要是知道那丫头知道自己来到了这么个地方的话,只怕是又要吃醋了。 且不说她那算不算是吃醋,但是在步枫看来是,只要他觉得是就足够了。他已经想到了自己买什么回去能够讨到薛晴的欢心了,那就是臭豆腐。步枫知道这丫头其实和自己一样的爱好,就是喜欢吃那闻起来很臭,吃起来很香的臭豆腐了。 只不过她碍于自己的淑女形象,不轻易去吃。上次还是自己打包回去放在茶几上,然后没有吃就去洗澡了,她才趁机把自己的臭豆腐给消灭掉的。想来这丫头怕是忍了很久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今天买回去她爱吃的东西了,她会不会一感动给自己来个以身相许呢。 她要是真的想以身相许,自己是选择从了她,还是从了她呢?这真是一个十分让人为难的抉择啊。就在步枫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之时,门口的一幕引起了步枫的注意。 在这人满为患的酒吧里,在灯红酒绿的气氛下,所有形形色色的陌生人都和步枫没有任何人关系,也不可能吸引步枫任何一点的注意力。 可偏偏这不是陌生人,而是一直将步枫当作她的helen姐的苏弱水。 此时的苏弱水正在和几个打扮相当另类的年轻人纠缠在一起,不难看出她非常不愿意和他们交谈,因为她脸上的神色非常的难看,甚至是极度的厌恶。 而那几个将她围住的年轻人,除了一个女孩在咄咄逼人的和苏弱水说着什么之外,其他的几个年轻男人都用一种淫邪的目光打量着苏弱水那略带青涩又十分狂野的身材,他们想干什么是人都看的清楚。 这苏弱水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或许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正在和这些男的在玩什么角色扮演游戏。虽然根据步枫的经验,可以百分之两百的肯定这丫头绝对是原装货。 但是对于这些小年轻的想法,步枫还真是捉摸不透。所以步枫在趟不趟这趟浑水的问题上纠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