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晴姐,我想喝奶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第十八章 晴姐,我想喝奶

他现在的确需要一个有管理天分的人才帮忙,而且这个人还必须能够信得过。刚刚辞去工作的薛晴,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她本就是企业的高管,对于企业的管理什么的肯定不会生疏。至于信任,这薛晴和自己已经住在一个屋檐底下已经一个多月了,经过这种朝夕相处,自己早就将薛晴的性格什么的摸的一清二楚了。 步枫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薛晴绝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把公司交给她绝对不会出差错。原先在准备开公司的时候,步枫就已经想过要将薛晴给挖过来,可还没等步枫开口,薛晴便已经辞职了。对于这一点,步枫很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有心辞职要来帮自己的。 毕竟能够与像自己这般有魅力的男人共事,这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步枫极其自恋的想道,哎呦,打就打,不要打脸啊! “五万啊?少是少了点,不过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本姑娘姑且考虑一下吧!”薛晴淡淡的说道,仿佛月薪五万对她的诱惑并不是很大。 其实即使薛晴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的辞职多多少少跟步枫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她知道步枫这个整天死宅在家的宅男,对于开公司的事情肯定是一窍不通,而且步枫又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如果自己不去帮帮他的话,他肯定会走很多弯路。 为了社会的和谐,薛晴决定帮步枫一把。不过由于步枫刚才得罪了她,害的她差点就丢人了。所以她想报复回来,如今步枫有求于她,正好称了她的心意。她故意暂时不答应步枫的请求,起身准备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步枫见到薛晴这幅模样,也没有过多阻拦,以他对薛晴的了解,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基本上算是板上钉钉了。 可是薛晴没走两步,就转过身,装出一幅无意的样子问道:“对了,今天那个幽兰会所的老板林梦茹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问完这句话之后,薛晴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好快。但是她尽量克制住,不让自己表现出什么异样来。要是让步枫抓到了自己的马脚,说不定得怎么取笑自己呢。 薛晴的那点小心思,步枫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啦,不过他也不点破,不在意的说道:“哦,你说梦茹姐啊?朋友关系啊!” “哎呦,啧啧,梦茹姐,梦茹姐,叫的多亲密啊,还只是朋友关系?那怎么没听到你叫我晴姐啊,你也叫我声晴姐来听听!”薛晴不满的说道。 “叫你晴姐?有什么好处啊?”步枫一脸坏笑的说道。 “好处是没有,我可没有她那么大手笔,能够给你张白吃白喝的金卡!不过你要是叫了的话,我可以考虑下给你买根棒棒糖吃!”薛晴白了步枫一眼,淡淡的说道。 步枫看了一眼薛晴,心里感觉到一股自豪。虽然以前他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爱情动作片他可是看过不少。所以总的来说,他能够算的上是一个理论知识很丰富的青年。所以一眼就能够看的出来,薛晴这是在吃醋。 对于一个正在吃醋的女人,步枫当然不会傻到去过多的纠缠对方在乎的问题了。于是挂上一抹邪笑,对着薛晴说道:“叫你晴姐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棒棒糖我自己有。现在我忽然觉得有些口渴,晴姐,我要喝奶!” 说完之后,便从沙发上站起,对着薛晴张开怀抱就要扑上去。可还没能挨到薛晴,就被薛晴双手化成手刀十字交叉,支撑在胸前,将步枫阻隔在离自己一米左右的地方。步枫嘴里说的喝奶是什么意思,就算薛晴单纯的误认为步枫是想喝牛奶,可看到步枫脸上的那若有所指的笑容之后,都一切明了于心了。 “打住,打住!要喝奶自己去冰箱拿,冰箱在前面直走然后右转就到了!我这没有,不过你有棒棒糖竟然藏起来一个人吃,这未免太不地道了吧,赶紧拿出来给我吃点,不然的话就将你打入阿鼻地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薛晴冷冷的说道,此刻的薛晴就好像是武侠剧里面惩奸除恶的女侠一般,让人心生敬畏之心。 见薛晴这么说,步枫也收敛了脸上玩笑的神情,退后了三步,决绝的说道:“不行,我的棒棒糖不可以给你吃!” 步枫这个态度,让薛晴感觉到很诧异。一直以来步枫对她都是有求必应的,甚至今天请自己的前同事吃饭,要十几万块钱。如果不是被林梦茹插上一脚的话,相信他都可以眉头都不皱下的帮自己付钱。可自己问步枫要个棒棒糖吃,他竟然如此严肃的拒绝了。 也正是因为步枫如此,却更加激发了薛晴的好奇心。薛晴也认定了步枫的棒棒糖或许对他有别样的意义,也不知道为什么,薛晴忽然很想得到那个对步枫很有意义的棒棒糖。于是狡黠的说道:“嘿嘿,现在可轮不到你做主了!我今天非吃到你的棒棒糖不可!” “真的要这么对我吗?”步枫一脸痛不欲生的质问道。 “对,对付你这样的恶人,就得夺你所爱!哇咔咔,你还是老实点吧,省的受那皮肉之苦!”薛晴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步枫走去,右手也做出了掐人的样子,显然是要对步枫严刑逼供了。 步枫也十分配合的步步后退,随即似乎是下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一样,一咬牙,万分不舍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只好从了你,我心爱的棒棒糖就给你吃好了!” 说完之后,步枫便伸手要去解开自己的皮带。 薛晴见到步枫的动作之后,脑海里忽然想到了在网上看到的一些帖子,棒棒糖不就是男人的那里吗?怪不得步枫先是一幅为难的样子,然后答应了就解皮带了。 天哪,自己这是在干嘛?竟然强迫一个男人,让他给自己棒棒糖吃?简直是太羞人了。 不对,都是这个坏家伙一步一步的将自己带到他设下的陷阱的,都是他! 想到这里,薛晴双手立即捂住了已经通红的脸蛋,对着步枫啐骂道:“你流氓,你不要脸!” 说完便逃也似的跑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刚将皮带抽出来的步枫,一脸的迷茫,怎么自己觉得勒的慌,想把皮带抽出来舒服一下,就无缘无故的被她骂是流氓,不要脸了? 步枫觉得自己真是比那窦娥还要冤,他快步走到了窗前,朝着窗外看了一眼。窗外的情景更是让步枫心凄凉了,蒙受了如此大冤,竟然没有六月飞雪。 随即步枫的脑海里忽然浮现起了一个念头,该不会是这小妞把棒棒糖想成了那里吧?想到这,步枫都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来了,这小妞的思想还真是邪恶。 这种情形,如果自己不去“解释”一下的话,肯定就不是步枫的风格了。于是步枫走到了薛晴的房门口,轻轻叩了叩门,坏笑道:“晴儿,你误会了,我解皮带是为了要舒服不要束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真的有棒棒糖,我现在就去拿给你吃啊!” 步枫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就听到房门发出了“咚”的一声响,差点让步枫以为地震了呢。不过很快步枫就猜到了,一定是薛晴房里的那只一人高的大熊遭罪了,被主人无情的砸到门上了。 “看来你现在在气头上,那棒棒糖还是以后给你吃好了!”步枫坏笑道。 说完之后马上就脚底抹油溜到自己的房间去了,他可不想让薛晴拿着剪刀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把自己给咔嚓了。那样的话,她以后想吃棒棒糖,自己都没法给了。 中午和那群虚伪的人吃饭的时候,他们还点了一瓶标价是五万多的红酒,据说是1982年的拉菲。不过步枫喝了感觉也不过如此,还没有我们华夏的红星二锅头好喝。 当然了,那瓶酒绝大半都被步枫当饮料给喝了,想到当时自己喝那瓶酒的时候,那些虚伪的人脸上的那种心痛的样子,步枫就觉得一阵的好笑。 都说红酒的后劲大,再加上步枫又喝的那么急,所以回到家后,步枫甚至还些微有些上头了。倒在自己的床上,就昏昏的睡下了。 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七点钟了。 而薛晴此时也还没有起床,想来是难得的一个周末想补补平时失去的觉吧。步枫也没有打扰她,写了张字条压在了茶几上,告诉她今天晚上自己不回来吃饭了,让她不用做自己的饭。并且再次解释了一下,今天下午发生的棒棒糖事件,还表示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晚上会带夜宵回来给她吃。 打了个车,来到了昨天纯情小美女所说的苏荷吧。 早就听说过苏荷吧是个时尚的地方,但是作为资深宅男的步枫,却从来都没有来过。 当到达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快八点了。 站在酒吧门前的巨大霓虹灯面前,步枫觉得自己和这有些格格不入,他总是不太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 进了酒吧里面,虽然说现在正式的夜生活还没有开始,但是却已经有不少男男女女扭动的身姿了。 刺耳的舞曲,以及晃眼的彩灯,让这一切显得有些糜烂。 步枫皱着眉头,终于找到了纯情小美女所说的那个包间。 推门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已经坐了十几个人了,有男有女,这些人如今正凑在一起聊着天呢,甚至连步枫进来了都没有发现。 轻轻的关好门了之后,步枫顿时感觉舒服了,外面虽然是嘈杂无比,但是只要一关上门立即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没想到这放的不是所谓的爆嗨舞曲,而是轻柔的萨克斯音乐,仿佛能够洗涤人的心灵一般。 此时那群人正在专注的讨论着什么,细一听竟然是在说关于“helen”的事情,那不就是自己在游戏里的名字吗? 但是他们讨论的内容却让步枫汗颜了,竟然七嘴八舌的在讨论着,自己应该是属于哪一类型的美女。 关于这个问题,步枫好像已经解释了不下百次了,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肯听真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