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打脸 - 我的美女房客(熊猫)

第十四章 打脸

被步枫当着自己那么多同事这么一亲,薛晴的手下意识的抬起来了,准备狠狠的教训下这个占自己便宜的登徒浪子。 可抬起来了之后,就想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以及现在两人所扮演的角色。那本来准备去扇耳光的手,要是打下去的话,肯定会露馅。 抬手的动作已经做出来了,就连想收回去也会被人看出猫腻来,以至功亏一篑。 不过薛晴的智商绝对杠杠的,在这么危机的时刻,她不慌不忙的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本来打耳光的手,立即就变成了亲昵的在步枫的脸上抚摸了下。 再加上她所表现出来的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热恋中的男女。 这的确化解了大家的也许会存在的疑惑,但是那些对薛晴有想法的男人,刚才被步枫亲她所挑起的嫉妒之火,立即燃烧的更旺了。 那赵总很显然是这嫉妒大军的一员,而且是最嫉妒的一个。他见步枫的手还伸在那里等自己去握,于是心中也升起了一个给步枫下马威,顺便让步枫丢人的恶念。 只见他皮笑肉不笑的伸出手将步枫的手握住,嘴里说着很高兴认识你,握着步枫的手却暗自加重了几分力气。 赵总生来力气就比常人要大一点,而且年轻的时候还参过军,退役了之后虽然事业忙,却也没有忘记要锻炼身体。虽然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酒色过度的糟老头,可实力还是挺强的。他自信步枫这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论力气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下定决心要让步枫出糗的他,不仅没有点到即止,反而是笑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量。 赵总这小动作使的也算的上是隐蔽,从外人的角度是瞧不出什么猫腻。可手是步枫的,他自然是能够感觉出赵总耍的这小手段。 虽然赵总的力量也还算过的去,可对于身体素质不知不觉超出常人的步枫来说,跟挠痒痒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过既然赵总有这个想整自己的想法,就算不能整到自己,步枫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而赵总见到步枫脸上的风轻云淡,也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力量仿佛是石沉大海一般,带来了极大的无力感。可不信邪的他,仍然是不愿意认输,微微咬紧牙关,加大了几分力量。 就在这个时候,赵总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步枫的手已经紧紧的将自己的手给握住了,不仅将自己的力量给化解了,反而能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挤压自己的手掌。 十指连心之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赵总的忍耐力也非常惊人,抬起那张因为剧痛而涨得通红的脸,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一脸邪笑的步枫。 就在这个时候,步枫又加了几分力气,不等赵总反应过来,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赵总,初次见面犯不着这么热情吧!你快点放手啊,我的手被你捏的好痛啊!” 薛晴也注意到了这两人的异样,冰雪聪明的她,稍微一联想就知道是赵总在故意整蛊步枫,好让步枫在自己面前丢人。 平日里也听说过公司里的人关于赵总的传说,知道赵总的力气比常人要大上不少。担心步枫会吃亏的她,立即下意识的将两人的手给分开,捧起步枫的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呼着气,嘴里关切的问道:“步枫,你怎么样?没事吧!” 步枫听享受这种舒服的感觉,一脸坏笑的说道:“本来是钻心的疼痛,被你这么一呼,倒是减轻了几分!” “是吗?那我继续帮你吹吹!”薛晴不疑有他,连忙捧着步枫的手继续吹着凉气。 步枫一脸享受着美人的吐出的温暖的气息,一边邪恶的想着薛晴说出来的“吹吹”,好不自在。 而赵总则是不一样,不仅忍受着十指连心之痛,一边还要承受着薛晴的误解,还要看着自己心仪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眼皮底下亲亲我我。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看着还在微微颤抖的手,赵总恨不得将步枫给生撕了。不过混迹商场这么多年的他,城府早就锻炼的极深,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早就达到了。 身边有着十几个人在,更重要的是薛晴也在,自己要是将那个步枫那个小白脸给怎么样了的话,别说想得到薛晴,只怕是会招来薛晴的怨恨。 于是赵总决定忍了这个亏,将打碎的牙齿吞到肚子里去。也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机会将步枫这个可恶的小子给弄的永不翻身。 想明白这一起的赵总,强忍住了疼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呵呵,我和这位小兄弟一见如故,一时之间忘记了分寸,还往小兄弟不要见怪啊!鄙人赵云天,敢问小兄弟如何称呼啊!” 正在享受的步枫,见到这赵总虚伪到如此地步,心中也不由得一阵的好笑。他第一次对一个人的无耻感觉到不可思议,他一直以为自己算是无耻了,可相比这个打肿脸充胖子的赵总,步枫还真是自愧不如了。 不过既然赵总的脸已经肿了,步枫也不介意再多打几巴掌,让他的脸肿的更厉害些。于是从薛晴的手中抽出手,朝着赵总再次伸过去,笑着说道:“我叫步枫,原来赵总是对我一见如故啊,这还就巧了,我也对赵总一见如故。刚才我没有心理准备将这美好的气氛给打破了,不如我们再握一次手吧!” 才吃了一次恶亏,就算再记吃不记打的人也知道好歹了。况且赵总不是那种傻子,连忙摆摆手道:“以后深交往便是,毋须握手,你我俩男子老是握手的话,会让人笑话的!” 赵总这话是故意想将气氛弄的轻松点,不过步枫和薛晴并不打算买单,步枫仍然是戏谑着看着他一个人演的独角戏,而薛晴则是气他伤害步枫,气鼓鼓的盯着赵总看。 这赵总不愧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了,这种场面竟然还能装傻充愣,显然是不想继续在这个场所谈论这个话题,打着哈哈道:“啊哈哈,那个薛晴,大伙都等挺长时间了,咱们还是坐下来点餐吧!” 步枫也明白这些人都是薛晴的同事,自己还是给她留点面子比较好,于是也不再在意这个事情了。拉着薛晴的手,选了一处人少的位置坐了下来。 才坐定,赵总便拿着菜单,献殷勤似的递给了薛晴,笑着说道:“小薛啊,今天你是主角,我已经越俎代庖的为你选了地方,这点菜的活还是你自己来吧!” “还是大家来吧,大家放心的点,放心的吃,今天我请客!”薛晴接过菜单,又转交给了其他人,一脸豪气的说道。 赵总似乎就是在等薛晴这句话,连忙接过话茬道:“对,对,大家放心点,想来小薛今天带男朋友来买单的,肯定是不会在乎这点小钱,步枫,你说是吧!” 在他看来,步枫的西装也不过两三千块钱,肯定不是什么有钱的主。而这个私人会所的东西又特别的贵,自己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在吃完买单的时候,自己为薛晴挺身而出,将自己富足的一面展现给薛晴看,用来博取薛晴的好感。 虽然现在事情有些变故,却也不能说不是好事。待会在买单的时候,让步枫这个穷鬼小气的一面暴露在薛晴的面前,到时候自己再出来买断,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那薛晴肯定会对对自己投怀送抱。此时赵总心里美滋滋的想着,这步枫显然是上天派过来烘托自己伟大一面的啊。 至于在座的其他人,他们大多都是赵总的员工。混迹职场的他们,能够爬到和老总一起吃饭的地位,显然不是菜鸟。他们能够从老板简单的三言两语间,听懂老板的意思。能够又拍老板马屁,又能吃一顿好的,这种两全其美的事情他们又岂会拒绝呢。 于是他们咧开嘴开始看起了菜单,心里已经下定决心什么贵点什么了。而这个时候一个肥胖得几乎有些臃肿的中年男子,似乎是想和步枫礼貌一下,将手中的菜单递给步枫,笑着说道:“既然是步兄弟买单,那这菜由步兄弟来点好了!” 在这胖子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句饭桌上的客套话,正常好面子的人都会来上那么一句,你们尽管点,我买单。 可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步枫竟然一把接过了菜单,一目十行的打量着上面精美的菜式,良久之后才幽幽的说:“这里的菜怎么那么贵啊,哪个二百五选的地方啊!既然你们要我点,那我就给大家一人来个干炒牛河吧,我还没吃过二十块钱一份的干炒牛河呢,大家敞开肚子吃啊,一份不够可以叫两份!” 步枫说的都是真心话,这地方的菜比其他的地方的菜起码要贵十几倍,一个蒜蓉菜心就要一百八十八,这简直就是明抢啊。 众人也被步枫的这一句给震的愣住了,特别是那个递给步枫菜单的胖子正忍受着煎熬。如果同事们恶狠狠的眼神他可以忍受,可自己老板那要杀人的眼神则就看的他后背都湿透了。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怪自己嘴贱。 半饷之后,达到了自己目的的步枫心中一阵好笑。要他自己和这群人相处,说不定还真能给他们吃干炒牛河,可有薛晴在,为了薛晴的面子自己不能这么做。 于是步枫笑着说道:“哈哈,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大家不必当真,想吃什么点什么,不用客气哈!这顿就算我感谢你们对我们家晴儿工作的支持!” 众人听到这句话之后,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笑点所在。不过却也总算是松了口气,特别是那个胖子,他感觉到了一种劫后余生的美好。 被步枫这么一闹,众人再也不敢虚伪的装了,一个个低头开始点单。他们点的菜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点对的,只点贵的,很显然是想借机帮赵总报复步枫。